成都印刷公司专注成都高档名片设计,印刷及制作,成都单页制作,成都画册印刷,成都海报制作,成都展架制作,成都易拉宝制作

关注微信享红包

沙特向卡塔尔开出清单 半岛电视台会被“牺牲”

印美印刷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许多阿拉伯国家希望半岛电视台彻底消失”。6月23日,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友向卡塔尔开出一份解除制裁的清单,“关闭半岛电视台”是核心要求之一。实际上,月初卡塔尔遭遇“断交潮”后,不少观察家就预测半岛电视台“命运叵测”。“意见和异见”为座右铭,大胆、独特是其风格,半岛台在赢得大量观众的同时,成了“阿拉伯世界规模最大的反对党”。20年来,它给邻国惹来诸多“麻烦”,也让自己面临险境。有人说,是卡塔尔的“小国大外交”连累了半岛台,也有人说,是成就卡塔尔国际名声的半岛台害本国深陷危机。危机仍在持续,半岛电视台的命运将决定于谁手?
 
危机:“所有噪音都来自这个‘火柴盒’?”
 
1999年,时任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赴多哈访问。访问之余,这位执掌埃及已近20年的总统向东道国提出一个请求:能否满足他的好奇心,让他参观一下给他带来诸多麻烦的半岛电视台。卡塔尔埃米尔欣然同意。午夜时分,当穆巴拉克突然在半岛电视台现身时,电视台的员工们还有些茫然,但他们高兴地带他转了转。不过,穆巴拉克及其随员却被那里狭小拥挤的空间吓了一跳。“就是这个‘火柴盒’!所有噪音都来自这个‘火柴盒’?”穆巴拉克惊讶地说。
 
这是国际媒体以及阿拉伯媒体圈流传的一段逸事,但具体时间有说1999年的,也有2000年、2001年等说法。而在穆巴拉克访问约10年后,埃及发生革命,这个“火柴盒”迅速将镜头锁定开罗解放广场,24小时直播,直到这位“强人”下台。
 
那是中东“阿拉伯之春”愈演愈烈之际,半岛电视台在这场席卷多国的风暴中大出风头,其高管甚至自豪地说,他们预见到阿拉伯国家要发生这样的事。这也给半岛电视台埋下生存危机的祸根,卡塔尔的邻国对它的不满郁积已久,并最终在今年6月爆发。
 
“本月早些时候,半岛电视台的高管将忐忑不安的记者们召集到位于多哈总部的会议室”,24日,曾在半岛电视台任职近4年的美国《大西洋月刊》记者格雷格写道,“为打消全体职员的疑虑,电视台领导层表示他们的工作是安全的。记者们被告知‘我们现在不打算做出任何改变’”。
 
几天前《环球时报》记者赴多哈采访,虽然因卡塔尔遭封锁而路途曲折,但在多哈,记者看到半岛电视台一切如常,当地民众也早已从最初的慌乱中恢复过来。当记者回到埃及后,发现通过卫星能正常收看到半岛台的阿文和英文电视节目。
 
时间往前推移——5月24日,卡塔尔官方通讯社发布卡塔尔埃米尔的某次内部演讲,有“伊朗是地区稳定力量”“对伊朗怀有敌意是不明智的”等内容。随后卡塔尔紧急发布声明辟谣,但沙特、埃及等国不买账,自当天起就屏蔽了半岛电视台等卡塔尔媒体。
 
本月初,沙特、埃及等国纷纷与卡塔尔断交后,不少分析称,这场外交危机将给卡塔尔“王冠上的珍珠”——半岛电视台带来麻烦,沙特等海湾国家将要求卡塔尔做出让步,关闭半岛电视台会是要求之一。中东地区著名评论家苏尔坦·卡塞米在推特上发文称,“卡塔尔埃米尔的首个示好姿态很可能是关闭半岛电视台网络,这有可能在几个月甚至数周内发生。”
 
6月17日,半岛电视台旗下阿拉伯语频道的主要官方推特账号被停用,不久恢复正常。“类似事件会继续出现……”半岛电视台阿拉伯语频道主管在个人推特上说,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电视频道遭遇类似“阴谋”。
 
6月22日,负责斡旋的科威特向卡塔尔列出沙特等国的13点要求清单,其中赫然包括关闭半岛电视台及其分支机构一项。
 
“半岛电视台:置身危机核心的卡塔尔广播电视台”,英国《卫报》称,这家阿拉伯电视频道已经对争议习以为常,但如今它正在担心其未来。“当前要求关闭该电视台的危机前所未有”,《大西洋月刊》评论道。
 
恩怨:阿拉伯世界“最大反对党”
 
“开个价吧,我要把半岛电视台关了。这样我们的心头之痛就解决了。”半岛电视台主持人穆罕默德·克里山21日在伦敦《阿拉伯圣城报》上称,这是一位海湾国家领导人对卡塔尔前埃米尔哈马德说的话。“一名卡塔尔官员告诉了我们这件事……那位海湾国家领导人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即使这么多年过去,关闭半岛台的声音从未消散。”
 
“沙特等国提出的清单,设计出来就是让对方拒绝的,其中关闭半岛电视台是卡塔尔最不可能答应的。”埃及开罗美国大学访问学者段九州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眼下,危机没有任何结束迹象。对卡塔尔来说,沙特等国的要求让它尴尬,但对邻国来说,这是一次倾诉20年“冤情”的机会。
 
1996年,半岛电视台正式开播时,当时的卡塔尔埃米尔称“可以报道看到的任何新闻”。开播之初,为增加收视率,该台着力于播出海湾各国争议性事件。“9·11”后,该台率先播放本·拉登录像带,一下子声名鹊起。
 
值得一提的是,卡塔尔王室投资上亿美元创立半岛电视台,并用“高薪”和“自由”从英国广播公司(BBC)阿拉伯语部挖来大批记者,从而打开局面。《卫报》25日披露称,半岛电视台一开始的成功与沙特有很大关系。当时,卡塔尔正为缺乏媒体人才而苦恼,沙特突然关闭BBC阿拉伯语频道,150多名受过BBC培训的优秀主持人、记者等顺利找到下家,从而促成电视台开播。
 
这也是卡塔尔与沙特复杂关系的写照。半岛台在节目中开创性地引入电话采访、电视论战等形式,其大胆、独特作风吸引了观众,2006年超过75%的阿拉伯人表示半岛电视台的新闻是他们主要或次要新闻来源。但在复杂的阿拉伯世界,这也让半岛台沦为他国的“眼中钉”。
 
这可从该台热门节目《伊斯兰教法与生活》看出端倪。该节目流程很简单,任何伊斯兰教徒都可以打电话到节目,向著名神学家尤素夫·卡尔达维请教问题。节目20年来每次开播都吸引数千万观众,靠的是令人捏把冷汗的问题,例如:“斋月能不能抽烟?”“夫妻何时可以在彼此面前裸体?”甚至“一名巴勒斯坦妇女在以色列进行自杀式袭击能否拿下头巾?”之类的问题都可以讨论。
 
负责解惑的卡尔达维大有来头,除了因支持针对以色列恐袭事件被禁止入境英美,更因“穆兄会”背景被沙特和埃及列入黑名单,但半岛台让他发声、出名。
 
给半岛电视台带来更大名声的是2010年底开始的“阿拉伯之春”。“它打着‘为了人民’的旗号,凭借强大的卫星传播,成了反对阿拉伯世界独裁者的声音”,德国北德电视台称,有中东问题专家认为,半岛电视台是阿拉伯世界规模最大的“反对党”;有社会学家称,20年来,半岛台就像这些国家的对手和持不同政见者。
 
对卡塔尔来说,这是危险的赌局。据 《对话》杂志(英国版)报道,半岛台投入运营的前10年,卡塔尔政府收到逾450次外交投诉,至少6名外国驻多哈大使被召回。2002年,因半岛电视台播放沙特异见人士参加的谈话节目,沙特怒而召回大使。2013年,埃及关闭半岛电视台英语频道位于开罗的办公室,3名半岛台记者被拘押审判。
 
结局:命运掌握在它的手中
 
尽管不断招惹是非,半岛电视台无疑是小国卡塔尔获取软实力的有效工具。该台号称其观众遍布100多个国家的3.1亿家庭,仅阿拉伯世界,每日观众就达4000万到5000万。
 
半岛台的影响是多面的。土耳其《晨报》的一篇文章提到,美国著名政治学家迈克尔·哈德逊曾说过,由于很多海湾年轻人开始看黎巴嫩广播公司的节目而非半岛电视台,他对阿以和平前景感到乐观。哈德逊想表达的意思是,黎巴嫩广播公司的肚皮舞节目能吸引很多观众,这让年轻人可以不会因过多关注半岛台而政治化。
 
还有媒体提到,半岛电视台通过批评该地区年老的独裁者而崛起,但它对卡塔尔格外“轻拿轻放”,当谈到国内问题时,半岛电视台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半岛台的影响力也不同以往。2013年10月半岛电视台推出其美国频道——标志着其影响力达到巅峰,但去年该频道被迫关闭。同全球其他传统媒体一样,半岛台也面临广告收入下降问题,之前宣布全球裁员500人。
 
开罗美国大学访问学者段九州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半岛台影响力下降是现实,不是因沙特等国不满,而是其他国家通过投入资金,打造自己的媒体。何况大家看多了半岛台的言论,有些审美疲劳。当然,卡塔尔有应对之策,它打造“了20多家新的媒体。这意味着卡塔尔依然能保持影响力。
 
段九州说,对卡塔尔来说,半岛台毋庸置疑是其外交利器。半岛台对阿拉伯各国民众影响力很大,它也是卡塔尔笼络阿拉伯知识分子的平台。如今沙特等国指控卡塔尔支持某些组织和个人,卡塔尔无法不认账,但卡塔尔可以用言论自由等理由来拒绝关闭半岛台。“卡塔尔不会妥协,但可能会有一些节目主持人或节目裁掉”。
 
有分析称,半岛电视台的最终命运,美国因素最关键。瑞士SRF电视台称,美国在对沙特施加压力,沙特方面与卡塔尔和平解决问题越快,就越有可能出现半岛台被关闭的情况。相反,半岛台反而不易被关闭。
 
对美国来说,半岛台令其爱恨交织。该台在播出拉登为“9·11”袭击辩护的视频后,在美国引发关注。伊拉克战争期间,布什政府高官曾严厉指责该台报道,前防长拉姆斯菲尔德曾说该台对平民伤亡的报道“无耻至极”。但2011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恭维说:“无论喜欢与否,这是一个有效的网络,它广播真新闻。”
 
上海高校智库上外中东研究中心主任朱威烈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整个事件的肇事者是美国,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决定半岛台命运的关键因素还是美国。
 
“半岛电视台绝对不会关。”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东问题专家李国富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最近公开表示沙特等国的13条清单要求是过分的,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也有类似表态。尽管美国和沙特的关系发展到了新时期,但美国主要的立场还是支持言论自由,不会自己打脸,关掉别国电视台。“虽然半岛电视台有些报道跟美国唱反调,美国不一定喜欢,但美国也不得不承认它的影响力。在中东这个相对闭塞的地区,半岛电视台在传播民主思想上还是有很大影响力的。”